LoFTER

说的好有道理啊,我竟无言以对……

刚开始看……

月光迟暮之夜

 不去经历,就永远不会知道,城市上空那无形的硝烟是怎般弥漫的人透不过呼吸,埋藏于一派安祥盛世烟火下的是何等的波涛澎湃,激流暗涌,是何其容易的让人溺毙其中,也许就是那一眨眼,灵魂便是早已不知去向何方 。

        


就在昨夜我听见了花的声音,
它内心抗拒着燃烧着
带着不肯老去容颜的美丽,
是妖冶着绽放的歌声,
和即将枯萎的凋零的沉吟, 

那场轻声细语淋湿了, 
彩色的言语和缤纷的,梦境

都送给黎明……

do you你愿意吗 (告白的纯音乐)



(第一封)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友子,太阳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面。
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台湾岛了,
可是,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友子,
请你,原谅我这个懦弱的男人。
从来不敢承认我们两人的相爱,
甚至,已经忘记,
我是如何迷上那个不好好打理头发,
而惹得我生气的女孩了。

友子
你是那么任性,不讲理,爱玩,爱流行。
我却如此疯狂的迷恋你。
只是好不容易你毕业了,
我们却战败了。
我是战败国的子民,
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锁。
我现在只是个穷教师,
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
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
原谅我,只是个穷教师...
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


(第二封 )

第三天了,
该怎么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你。
你是南方的艳阳下长大的学生,
而我是从飘雪的北方渡洋过海的老师。
我们是这么的不同,
为何却会如此的相爱。

我怀念曾经的艳阳,我怀念温暖的秋风...
我到现在,还记得你被红蚂蚁弄哭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
但你生气的踩着红蚁的样子真美。
像踱着一种奇幻的舞步,
愤怒、委屈又带着轻挑的微笑..

友子,你知道吗,
我就是那时爱上你的..
多希望这时能有一场毁灭般的飓风,
将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深海。
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第三封)  

友子,
才几天的航行。
海风所带来的战争的悲戚的哭嚎声,
已让我苍老了许多。
我不愿离开甲板,也不愿睡觉。
我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如果我能踏上陆地,
我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大海。

海风,为何总是带来哭声呢?
爱人离别哭泣,
死亡时绝望的哭泣,
孩子无助的哭泣..

想着你未来的样子,我总是会哭。
只是我的泪水,
总是在涌出前就被海风吹干了。
涌不出泪水的哭泣,
让我更加痛苦的苍老下去。
我是那么恨,却又无能为力。
可恶的风,
可恶的月光,
可恶的海...


(第四封) 

十二月的海总是带着愤怒,
我承受着耻辱和悔恨,
还有海潮中腐烂的气息。
在不安中漫无目的地飘荡,
哪里才是我的故乡呢,
或者,哪里都不是...


今天傍晚的时候,
我们进入了日本海。
我却头痛欲裂,
可恨的浓雾。
阻挡了我一整个白天的阳光,

友子,
而今夜的星光真美,
记得你中学一年级时,
就以天狗食月的农村传说,
来挑战我月蚀的天文理论。
呵,那是多美好的记忆。

那就,再说一件不怕你挑战的理论,
你知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星光,
是几亿光年远的星球上,
所发射过来的吗。

可是,
为什么几亿光年遥远的地方反射出来的光,
我们到现在才看到,
几亿年后的台湾岛和日本岛,
又是什么样子呢。

一定是,山还是山,海还是海,
却不见了当初那人的,物是人非吧。
我真傻对不对。
我想,再多看几眼星空,
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间里,
我还想要再多看一下永恒。

遇见了要游往台湾避冬的乌鱼群,
我把对你的相思,
寄放在其中的一只的身体里。
希望你的渔人父亲可以捕获它,
然后,友子,尽管它的气味辛酸,
你也一定要尝一口。
你会明白...
我不是抛弃你,我是舍不得你。
我在众人熟睡的甲板上反复低喃着,

我不是抛弃你,我是舍不得你..

(第五封)  

天亮的很早,但没关系。
反正日光总是带来氤氲的浓雾,
眼前是化也化不开的愁绪。

黎明前的一段恍惚,
我似乎见到了我们的未来...
你韶华已逝,
我已发秃眼垂,
晨雾如飘雪,覆盖了我额上的皱纹。
骄阳如烈焰,焚枯了你秀发的乌黑。
我们心中最后一点余热,
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慢慢凋零。

友子…
请求你,
原谅我这身无用的躯体。


(第六封)

海上气温16度,
风速12节,水深97米。
我看见了几只海鸟,
在船顶欢快的盘旋。
预计明天入夜前我们就会登陆。

友子…
我把我在台湾的相簿都留给你,
就寄放在你母亲那儿。
但我拿走了其中一张,
是你在海边玩水的那张,
照片里的海,没有风,也没有雨。
照片里的你,笑得就像温暖的花朵。

不管你的未来将属于谁,
谁都配不上你的美丽,
原本以为,我能将美好回忆都妥善打包。
存放在心里,那个只属于你的地方。

可到头来却发现,
我能带走的只有虚无。
我真的很想你。
天边的彩虹,
但愿它的两端,
足以跨过这绵长海岸线,
连结着我和你。


(第七封) 

友子,
我已经平安着陆,
七天的航行。
我终于踩上这战后残破的土地。

可是我却开始思念海洋,
这海洋为何总是站在,
希望和绝望的两个极端。

这是我,最后的一封信,
再过几分钟,
我就会把信寄出去。
这分离了爱情的海洋,
希望它至少能容下我最后的相思。

友子,
我的思念,你一定要收到。
这样,你才会原谅我一点点。
我想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一辈子。
就算我将来会娶妻,生子。

但不管在人生的那个片段,
我都一定会记得,
你提着笨重的行李逃离了家,
在拥挤的人潮中,
你那么孤单地站着,
头上戴着那顶,
存了好久的钱才买来的白色绒线帽。

我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安静的你。
安静的看着...

旧地址,是海角七号吧?海角...
你像七月的烈日,
让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
你站在那里却又是如此安静。
我刻意冰凉的心,顿时被燃起。
我的心是那么疼,
又不敢让悲伤流露。
我心里难过,却没法说出一个字。

我知道,思念这纠缠的字眼。
将如日光下的黑影,
如影随形,
一辈子...


我会假装你忘了我,
假装你会将你和我的过往,
像候鸟一般从记忆中迁徙,
然后抹平。
假装你已走过寒冬去迎接春天,
假装...
直到这一切都变成真的。

最后,
亲爱的,亲爱的友子。
祝你一生永远幸福!  


why don't tell me a story? 
please tell me a story too. 
why don't tell me a story? 
please tell me a story too. 
Nowadays can you tell me a story